返回

叛佛(真高僧vs假太监)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情蛊发作(微h)(1/2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土豆小说网


新海岸线文学

    辰时,木桃照旧去小厨房吃了妙寂准备的早饭,洗好衣裳便又坐在树下百无聊赖地嗑了会儿瓜子。

    准备好午饭后,又叫了妙寂吃饭,直到那僧人行至面前,木桃才发觉他脸色十分苍白,看起来十分虚弱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你身体不适?”木桃疑惑地走上前,伸手便想摸摸妙寂额头试温。

    那僧人却不动声色地避开了,勉强笑道:“受了些风寒,不用担心,贫僧无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,病了就得吃药,先吃饭,待会我去给你熬个药。”木桃皱眉,一把拉过他按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那僧人僵硬着,张了张口,终究没说话,伸手迟缓地拿起碗筷,默默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吃完饭木桃收拾完桌子,就逼迫妙寂再去躺着,说什么也不让他再去主殿礼佛。

    “大师快去休息,我出去给你拿药,很快回来啊,等我。”妙寂将他推进偏殿,便风风火火地跑了。

    妙寂呆呆站在原地,看她跑远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郑太医!劳您给奴才开个治伤寒的药。”她气喘吁吁地进门,不甚客气地端起杯茶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小木子,我看你也不像受了风寒的样子。”郑太医抬头瞥一眼她,便低头继续写着方子。

    “不是奴才病了,是济法寺的妙寂大师,奴才奉命陪侍,要是大师有什么闪失,奴才可没好果子吃。”木桃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好罢。”郑太医很是干脆地就去拿了几包药,“一日叁次,煎服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哎,多谢,奴才走啦。”木桃抱着药便一刻不停地回了雨松阁,待她煎好药,便拿了个托盘端着去敲妙寂的门。

    她轻扣叁次,却迟迟未应。木桃便轻轻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那僧人正熟睡,那张如玉的脸因着病看起来无端有些脆弱。

    木桃将那乌黑汤药放在床头的小桌上,轻唤:“大师,大师,醒醒。”

    那僧人长睫颤动,掀开眼帘便对上木桃关切的眼神,他立即起身:“施主。”

    木桃扶了扶他,将药端给他,语气轻柔:“先喝了药再睡。”

    妙寂听话极了,拿过药便要一饮而尽,木桃急急拦住:“慢点喝,还有些烫。”

    那僧人也依言看着她慢慢喝了起来,木桃见他喝完,便递了块蜜饯:“来,吃一个。”

    妙寂便伸手拿过放入口中,是一阵清甜的滋味迅速盖过了那药汁的苦闷。

    “大师快休息罢。”木桃低头收碗,便转身轻轻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人已走了,妙寂仍靠在床头,半晌,迟缓地对着木桃刚刚站定的位置低声开口:“多谢,施主。”

    午后,木桃又坐在那梧桐树下昏昏欲睡,阳光透过繁茂的树叶倾泻在她侧脸,她带笑的面容十分恬静。

    她在浅眠中,做了个美梦。梦见自己出宫后到了无人认识她的地方,开了一间小店,生意红红火火,赚够了钱,便关会儿店四处游山玩水。

    梦里都是那大好河山,她潇潇洒洒地四处游历。

    晚饭木桃也准备的十分清淡,端进了妙寂房内,“劳烦施主了。”妙寂仍没什么精神,一派困倦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大师你吃着,我去熬药。”木桃摆摆手,便去小厨房里熬药。

    她一边添柴一边看那火光。

    十二天,还有十二天就可以出宫了。

    药汁的苦涩飘满整个屋内,木桃却透过火光好像看到了她近在咫尺的美梦。

    大师身体可不能出一点差错。

    熬完药,看着妙寂喝完,叮嘱他好好休息,木桃也浑身轻松地回房沐浴休息。

    这一日又风平浪静地过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是难得好天气,万里无云,木桃起了个大早,又在小厨房看到了准备好的早饭。

    她没来得及吃,就飞快地跑到主殿,倚在门口问道:“大师,你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那僧人正闭目诵经,闻言转过头来,面色虽还是有些虚弱,却比昨日精神许多,一双眼已恢复往日的神采。他略颔首:“有劳施主挂怀,贫僧已大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木桃满意地离开。

    吃完饭木桃照旧无所事事地到处转转,妙寂在主殿静心礼佛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而过,宫灯一盏盏亮起,木桃坐在莲花池旁仰头看那高悬的圆月,闻着夜风松开的桂花香味,觉得心情好极了。

    妙寂已回房沐浴完毕,抄写那金刚经,他今日也不知为何感觉十分焦躁,这份焦躁不安带着莫名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窗外,明月高悬,如那夜一样。

    大病初愈,他却觉得此刻比昨日甚至更为头脑昏沉,血液在沸腾,身体被灼烧,他有些抑制不住想去拉扯衣领,却死死地双手握拳,不肯动作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
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