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叛佛(真高僧vs假太监)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打探(1/2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土豆小说网


新海岸线文学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木桃被那微凉的阳精一激,更是双腿发颤,几欲从妙寂肩头滑落。

    那僧人牢牢抓住那双玉腿,人却凑上去不停啄吻她,顺着额头、眼睛,滑至鼻尖,再低低唤道:“施主……施主……”嗓音温柔动听,让木桃心头一荡,便递上唇与他交缠起来。

    欢爱过后,妙寂轻轻从她体内抽出,将她放下,用被褥裹起。

    她身子还因那情事余韵颤抖,此刻那孽根轻轻拔出,她还颇有些不舍: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那欲拒还迎的声调,木桃听了也是不敢相信,心道美色误人,美色误人,当下便紧紧闭嘴,不肯发声了。

    那僧人俊秀的脸上还有那情事后的薄红,一双丹凤眼也含着潋滟波光,当真是青翠欲滴。

    他胡乱系上衣袍,便轻声道:施主莫睡,贫僧马上去打水来为施主清洗。”说罢便急急出门。

    月华如水,倾泻而下,晚风萧瑟,吹散那僧人身上一身情欲,让他十分清醒,妙寂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不久那僧人便提了热水回来:“施主,沐浴罢。”竟是要起身回避。

    木桃睁眼也没在意,便掀开被褥起身,谁知她起身便重重跌下,那僧人一惊,连忙接住她,触手都是那滑腻的皮肉,当下又欲推开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腿软,你抱我进去罢。”木桃不大好意思地开口,心中却想:谁让你方才将我腿掰成那样,害得我腿现在还酸麻不已。

    妙寂左右为难,便就势将她打横抱起,放入水中。

    雾气缭绕,她一头青丝也浸入水中,那水隐约没过香肩,遮住了胸前春光,她惬意地闭眼,很是享受。

    木桃只觉那僧人似乎还未退出,有些疑惑:“大师?”

    “失……失礼了……”说罢急急转头,耳根通红地慌忙退出了。

    待她沐浴完毕,擦着秀发就开门唤他:“大师,我有话想说。”

    妙寂便转头,那人又只着雪白的寝衣,秀发湿漉漉的,水滴顺着流进那纤长的脖颈,那脖颈之下还有几个明晃晃的吻痕,是他之前放纵时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妙寂不敢再看,忙低头坐在一旁的椅子上:“施主请讲。”

    木桃便坐在另一方,胡乱擦了擦头发:“大师,你今日的吃食与我无异罢?”

    “无异。”

    “那夜的饮食便过于难寻了,这次你我的吃食却并无异常。”她很是苦恼,微微蹙眉,“可大师这次发作的远比上次来的骇人。这两次有什么共通处吗?”

    “贫僧觉得,好似都是月圆之夜。”妙寂看了看那月色。

    “月圆之夜。”她沉吟道,“大师现在可还有不适?”

    “并无。”妙寂垂着眼答道。

    “无事便好,总之我明日再想着法子出去打探打探,大师您先歇息罢。”说罢便要走人,末了又回头叮嘱道,“若再有不适,切勿再独自忍耐了,须得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妙寂点头应道,她这才放心回房,还不忘从柜子里摸出那藏红花泡了点水一饮而尽,才蒙头一觉睡到天亮。

    巳时,雨松阁里也没了木桃人影,她跑到太医院本想向郑太医打探打探,谁知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“小木子,你来的不巧,昨日贵妃不适,郑太医便又连夜去诊治,这不,刚才交班出宫休息去呢。”那素来与郑太医交好的宋太医说道,“有什么事,我给你瞧瞧”。

    “不劳宋太医了,奴才也没什么事,您忙忙。”木桃连连摆手,讪讪退后。

    她漫无目的地走着,沿路踢踢青石板上的小石子。

    不行,我还是得等到郑太医回来。

    承德殿。

    “绿衣,如何了?”苗顺仪正细细地描眉。

    绿衣连忙俯身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哦?昨夜又召了太医?”苗顺仪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是,奴婢打探得分明,贵妃身子又不大好。”那绿衣低声道。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
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网站地图